返回列表 发帖

今天你辱华了吗?

https://youtu.be/[youtube]FhZcGKMD_as
在以言获罪的时代,你不是在辱华,就是走在辱华的路上。
本帖最后由 Terms 于 2021-8-7 03:02 编辑

这个必须有,天天都得有,假使实在没有,创造条件自导自演也要有,不然爱国者斗M们心里不舒坦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
清朝中共一脈傳承,
自朱元璋發明以言獲罪後清朝傳承,
發明了文字獄,到中共的文革,
我記得曾問過一個約40-50的朋友,
我問:拍攝文革時代,買東西要說毛語錄是真的嗎?
他回我:人總有說話的慾望,不知道說錯那句話就人間失蹤,說毛語錄至少錯的不是我們。
尤其很多人喜歡上綱上線,那些閒閒沒事的經常打電話檢舉。
很多東西就是給那些人搞壞的,比如以前有個卡通,某個老革命說其中一個正面角色的帽子像日本軍帽,所以那個就停播了,到最後整個中國動漫大量整改到最後完全沒落,要知道以前我們也是動畫大國呢!
願為五陵輕薄兒,生在貞觀開元時,                    鬥雞走犬過一生,天地安危兩不知。
作为愤青、在小粉红眼里可是随时在辱华呢。鲁迅的书建议从教科书上全删掉吧。他们的小心脏可能受不了。
你们那边蓝绿两党天天口水战呢    啧!
鲜花鸡蛋赠送记录

踩点了,为什么数字没变?这就是你们所谓的言论自由?
总比被膝盖压着脖子,长达几分钟,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人生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能呼吸,要能过下去的多。
鲜花鸡蛋赠送记录

回复 5# huizhihuiyi
但我們至少可以說,可以口水
鲜花鸡蛋赠送记录

回复 7# chunyexue

如果中国警察同样造型制服一个弗勒伊德那样的人(磕药,使用假钞,等等),你们的抖音会抖三天热泪的。人民网看到看到民众如此high,也会立即出来点赞的。还记得杭州萧山被捅死的花臂哥吗,我是说网民反应,那是你说的气氛组吗?金牌那个贴吗?站短:多处违规涉嫌引战句号
没有如果,中国警察不会这样压死一个没有武器没有威胁的人,有的话早就被你们这群人高兴的传遍全世界了,另外杭州那个是自己没拿好武器,被人反杀,有没有持武器威胁的情况都不一样,你都能放在一起说,美国那么多持械被杀的,你怎么不说
鲜花鸡蛋赠送记录

本帖最后由 彭丽芳 于 2021-8-8 08:22 编辑

楼上,记不记得警方说雷洋是被他的胃内容物窒息死的。(SY说的对,所以这个贴我修改了)
君王与顺民同醺共醉于荒诞无稽的暴政酒肆。独裁与虐政得助于民众起哄堆砌的行为艺术,非独夫一人之力作也。
楼上,如果国外真如你们说的那么好,又何必总拿我们做对比,先撩者贱啊,每次中国发生点事,你们就群情激昂,比我们还关心似的,也不见你们捐个款啥的,就一张嘴说这不好那不好,不好你是能给钱,还是能出力啊,合着你们是打算嘴炮改变自己的国家,说实话,看累了,那么多年也没见你们能改变华裔在美国的社会地位,你们都有言论自由了还改变不了自己的社会地位,那我们不是更应该不学吗?你们说服不了的其他人不正是西方主流社会吗?你们说服不了,还想把我们拉过去说他们好,不就是坑傻子吗?等哪天说中文的是美国主流社会接受且尊重的再来忽悠我们,起码有点说服力。
鲜花鸡蛋赠送记录

‘言论自由了还没有改变社会地位’,你以为言论自由是和奥运金牌一样, 能换钱的吗?
言论自由是一种理想,或者说是一种诉求,一种平等的体现。就是人与人之间,每个人与其政府之间,处于一种平等的有不必害怕的说的(技术上是听到)的权利。

世界上差不多只有一个国家明文规定匡议中央是一个罪;也正是这个国家认为它那里言论最自由,公民社会地位最高。也只有那个国家的公民能发问:你们都言论自由了怎么还没有改变社会地位?

还有,世界大战,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其实是由言论不自由的国家所发动的,对人类的犯罪。我们常说的日本军国主义,什么是军国主义?侵华时日本国内难道一点都没有反对的声音吗?都被镇压了好吧。

话说的远一点,人类还没有见识过成熟的纳粹主义,因为德意这两个纳粹的鼻祖都因为过早地发动战争而被信奉自由主义的国家(包括中国)歼灭了。或许, 我们真在见证历史,目睹着经历着一个纳粹国家成熟。至少我们都看到了, 就像那个喳说的,微博是容忍纳粹标示和示好纳粹的。
君王与顺民同醺共醉于荒诞无稽的暴政酒肆。独裁与虐政得助于民众起哄堆砌的行为艺术,非独夫一人之力作也。
鲜花鸡蛋赠送记录

言论自由就是封杀马克思理论毛选,操控舆论宣传快乐教育永远别想有上升阶级的机会,随便吸毒唱跳脏话连篇。抢劫华裔发家致富的三观跟着政治正确走就可以被法律允许,黑人暴动华人持枪自卫就是恐怖分子预备役,白人就是维护神圣的美国宪法。噢,还有背后中枪排除他杀的司法。
鲜花鸡蛋赠送记录

3397E878-2540-499B-8848-4A6A2739DF83.jpeg
2021-8-10 09:51
君王与顺民同醺共醉于荒诞无稽的暴政酒肆。独裁与虐政得助于民众起哄堆砌的行为艺术,非独夫一人之力作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