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好吃难吃

7已有 495 次阅读  2021-10-22 10:18

为什么有人无辣不欢,尽管辣椒带来的其实是痛感?为什么不少人对昆虫入菜接受不能?为什么臭豆腐、蓝奶酪等“小众”菜色在不同人群面前受到热烈拥趸或强烈抵制?

 

食品文化学者Paul Rozin到墨西哥某嗜辣如命的村庄调研,发现这里哪怕五岁的小孩都爱吃辣。但村里的狗只有饿得受不了,万不得已才会吃辣味食物。他说,这是因为人类独特的享受“良性自虐”的能力。正如坐过山车,看恐怖片,尽管过程令人难受,但我们理智上知道无害自身,就更能享受事后的轻松感。

 

学者Rachel Herz则指出,厌恶的感觉是后天习得的。昆虫入菜没有任何坏处,反倒能提供富含蛋白质、成本低的极好食物。东南亚、非洲的民众有食用昆虫的长期传统。油炸知了、烧烤蟋蟀滋味好,营养高,有望成为日后匮乏时期最佳的肉食替代品。我们厌恶粪便、臭鼬、蜒蚰、昆虫,主要是因为童年家庭教育造成了根深蒂固的相关不良联想。

 

其实,人对同一种气味的反应可能大相径庭。她本人受母亲影响,将臭鼬气味与美丽秋景、家庭聚会联系在一起,一直觉得好闻。由此推断,中国人闻到臭豆腐的气味,可能马上联想到秋冬街头温暖的橘色灯火,适口充肠的夜宵小吃,和洋人观感大不相同。同理,“成熟”的奶酪气味可能让同胞作呕,但会令西人老饕垂涎欲滴。

 

最后,人自然而然排斥“外来异物”。口水在自己嘴里不觉得恶心,一旦吐出则马上与外部污染挂钩,让人退避三舍。人对熟悉的食物接受度高,厌恶陌生、“异端”食物,也是自我保护的潜意识在起作用。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 schwimmengool 2021-10-22 10:57
    蓝奶酪里面有活蛆,很恶心。
  • 何瑞禾 2021-10-23 08:27
    schwimmengool: 蓝奶酪里面有活蛆,很恶心。
    蓝奶酪有活蛆,北京的黄酱也有
  • schwimmengool 2021-10-23 09:45
    何瑞禾: 蓝奶酪有活蛆,北京的黄酱也有
    你敢吃吗, 将实话,我不敢。
  • 何瑞禾 2021-10-24 21:32
    schwimmengool: 你敢吃吗, 将实话,我不敢。
    突然想起《围城》里方鸿渐等人去三闾大学路上遇到的肉芽
涂鸦板